和阿爸是在凌县认知的,作者感到就如穿越到了几百公里外这一个小乡下的老屋里

小时候我家很穷,除了过年,肉、鱼什么的平时饭桌上是难得一见的。即便每年我过生日,也从来不敢奢望父母给做口好吃的,顶多有一个煮鸡蛋吃就很幸福了,就这一个鸡蛋,母亲还要掂量老半天。
八岁那年的秋天,一天中午午睡时候,偶然听和我一张课桌睡觉的波说
小时候我家很穷,除了过年,肉、鱼什么的平时饭桌上是难得一见的。即便每年我过生日,也从来不敢奢望父母给做口好吃的,顶多有一个煮鸡蛋吃就很幸福了,就这一个鸡蛋,母亲还要掂量老半天。
八岁那年的秋天,一天中午午睡时候,偶然听和我一张课桌睡觉的波说,他中午吃红烧肉了,是在县城工作的叔叔带来的,那红烧肉一方块一方块的,红红的、软软的,可香了,他一口气吃了好几块。他的话顿时勾起了我肚子里的馋虫,惹得我咕咚咕咚直咽唾沫蛋子。我暗地里发狠,到过生日的时候,打死也要吃一次红烧肉。
从八月桂花浓的那一天,我掰着指头开始倒计时,一天、两天过去了,三天、四天过去了……一直数到九九重阳节,好不容易转到了十月。
十月的天气已是寒意料峭。庄家已经收割完了,再过十来天就是自己的生日。我心里又激动又紧张。几次想对父母提出红烧肉的事,可每次看到父母亲进进出出忙忙碌碌,话到嘴边又咽下了。几天过去了,眼看生日逼近,我终于痛下决心,在饭桌上跟父母亲说出了自己的那个要求。我的话一出口,全家人都愣了,哥哥姐姐一个个端着饭碗瞅着我,好像我是一个外星人。父亲用那双带着忧虑的眼睛看着我,眉头紧蹙,半晌不说话。母亲也是怔怔地看着我,正在吃饭的筷子举在半空,像被人使了定身法。我心里咯噔一下,放下饭碗,挺直身子,做好了挨父母揍的准备,因为之前兄弟姐妹中从没有谁敢提这样过分的要求。
空气好像凝固了。也不知过了多少时间,我一直没听到父母说话,我以为他们没有听清楚,又大着胆子重复了一遍:“过生日我要吃红烧肉!”话音刚落,只听母亲重重地叹了口气说:“你生日还早着呢,放心吧,娘一定做红烧肉给你吃!”那一刻,我清楚地昕到“咕咚”,我悬着的心终于落地了。父亲怔怔地看了母亲一眼,说:“好了,都快吃饭。”那夜,我睡得格外香甜,梦中我端着一碗冒着热气的红烧肉,一个人大口大口地吃着。身旁的那些小伙伴们一个个馋得吧嗒嘴,我把一块大的叉碎,分给每一个小伙伴,他们一个个都咯咯地笑了……
早晨,我从甜梦中醒来,发现父亲早已出门,母亲也早早起了床,忙着做早饭。宜到晚上,还没见父亲回来。我奇怪地问母亲,母亲淡淡地说:“你大去给人家帮工了,过几天回来。”
生日那天下午放了学,我兴高采烈地蹦跳着跑回家,满心欢喜地等着吃红烧肉。可到了晚上,父亲还没有回来,饭桌上也没有什么红烧肉,母亲焦躁不安地走来走去。我心里失望极了,呜呜咽咽哭起来,饭也没吃,哭着哭着,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正睡着,我被母亲叫醒了:“小四,来,吃红烧肉了!”我惊喜地睁开眼,用力揉着眼睛,只见母亲端着一个热气腾腾的饭碗,碗里黑乎乎的,散发着浓浓的香味。父亲站在一旁,身上那件黄衣服上沾满了厚厚的白色灰尘,一脸疲惫不堪的样子。我一骨碌爬起来,端起碗,拿起筷子就往碗里叨。但筷子刚到碗边的时候又迟疑了,因为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红烧肉。我想起波说的他吃过的红烧肉是一方块一方块的,我再次仔细瞅了瞅,这才看清碗里的东西的确是呈方块状的,这才放心地吃起来。你完全能想象得出,我的吃相有多贪婪。一碗肉不消片刻就被我消灭掉了。
第二天,我发现父亲腿上缠着布带,有血从布带里渗出。我问母亲,大怎么了,母亲没有说,我也就很快忘记这事了。
这天上午,当我将半夜吃红烧肉的事绘声绘色地讲给伙伴们听的时候,他们几个的馋相甭提有多难看:这顿红烧肉就这样牢牢地刻在了我的脑海里,成了我童年生活中最深刻最甜美的记忆。
后来,我出村上了初中、高中,又念了大学,分配到城里成了一名公家人,之后又在城里娶了媳妇安了家,过起了真正的城里人生活。这期间,进过无数饭店酒楼,吃过很多次红烧肉,可每次总觉得都没有那年母亲做的红烧肉香。
几年前的一天,我带着一盆红烧肉回乡下老家看望母亲。夕阳西下,母亲正一个人坐在院子里纳鞋垫。落日的余晖撒在母亲身上,将满头白发染成了古铜色。那一刻,我想起了小时候母亲在夕阳下给我们一家老小纳鞋垫子的情景。而今几十年过去了,母亲也苍老了。看着母亲一针一针拉着针线,我心里莫名地一动,轻轻走过去,像小时候那样蹲下身子,靠在母亲身边。就是在那个傍晚,母亲告诉了我当年那晚红烧肉的事。其实,那哪是什么红烧肉,那是母亲用父亲帮工扛石头赚得的钱买的一小块肥肉卤的猪油做的一碗红烧茄子!“你大的腿就是那几天没白天没黑夜地扛石头伤的。”母亲还告诉我,“那年你父亲病重的时候,还几次唠叨过这事,说对不起你,对不起你们兄弟姐妹……”
我诧异了,眼前又浮现出那碗“红烧肉”。片刻,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恍惚中,我清楚地看到父亲腿上流着血,弯着腰,肩上扛着一块大石头,在山路上艰难地走着……我狠狠地捶着自己的头,泪水如决堤的黄河,再也控制不住了……
那碗“红烧肉”连同那些苦涩艰难的日子就这样深深地刻进了我的脑海里,成为我最恒久最珍贵的记忆。

澳门新葡新京网站,果然,从第二天开始林程军就一病不起,在县里治了好几天也没治好,眼看着林程军越来越消瘦的身体,林程军的母亲急坏了。后在村里老人的介绍下,林程军的母亲找到了一个老中医,把林程军的情况跟他说了一下,老中医把林程军接到家里,治疗了一个月,林程军才醒过来,不过此时的林程军身体已经非常虚弱了,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后来在老中医家里调养了半年,林程军的身体才渐渐恢复,而这半年中,林程军每天晚上都会梦到那个穿红色袍子的光头男人,那个男人每天晚上都用不同的借口骗林程军,想让林程军跟着他一起走。

     
如果有人觉得文竹就是个溜须拍马的人,那就错了,这家伙对我之外的同辈,都是凶神恶煞的。有人问文斌为什么对我就那么温和,文斌说“我是小鬼,那木哥就是阎王,我当然得温和了”。

“现在老家吃搅拿糕的人家还多吗?”吃饭的时候我问父亲。

不过也有例外,村里有个游手好闲的青年,村里人都叫他二赖子,每次遇到蹭吃蹭喝的时候,他都是赖到后一个,所以村里人都管他叫二赖子。其他人都走掉之后,就二赖子和他的一个朋友还坐在院子里吃吃喝喝,一点走的打算都没有。这二赖子也不白吃白喝,每次遇到婚丧嫁娶的事情,他也跟着随礼份子,不过随的比较少,但是人家随礼了,你就不能撵人家啊,所以每次大家也只能由着他吃吃喝喝。

     
我终于知道父亲一大早不在家的理由了。“这钱你拿着,出门在外别太苦了自己”父亲一边喝着粥一边对我说。我忽然想起母亲没说完的话,父亲是去大伯家借钱去了。

好这个?那是我第一次对拿糕产生不一样的印象。我从来不觉得拿糕可以让人产生一丁点儿好感,更谈不上什么好这口。但是前几天吃完母亲搅的拿糕之后,我确然信了,不仅没有了儿时那难以下咽的感觉,甚至觉得它香甜无比。

一切安排妥当之后,大家就开始热热闹闹的吃吃喝喝,林程军和母亲却吃不下东西,林程军草草的吃了几口,就回到供桌旁坐着,看着院子里的人们吃吃喝喝。大概坐了四五分钟,林程军突然听到身旁的供桌上啪嗒一声,他一看是筷子倒了,不过他没敢去扶起来,而是喊来了母亲。林程军的母亲看饭碗里的筷子倒了下来,心里十分高兴,因为按照他们当地的说法,这就是死者的灵魂回来享用食物了,吃完这些东西,死者就要去转世投胎了。

     
吃了晚饭,我帮着母亲忙碌着收拾碗筷。一天就这么过去了,晚上睡觉的时候,我望着头顶这幅我看了十多年的房顶,沉默了。还是一样,我听着窗外各种蚊虫的声音,睡着了。

“平时肯定吃的少了,新棒子面儿下来了谁家都会搅一块吃。”

大家看到这个景象也都十分高兴,毕竟不是所有人家的死者都会回来享用祭品,于是有好事的人就说,看看林程军的父亲吃什么东西了。林程军的母亲在桌子上看了几遍,发现所有的菜都是原样没有动过,不过她突然想起来饭碗里还有一枚煮鸡蛋,于是就把饭碗里的米饭倒出来,发现那枚鸡蛋的蛋清已经不见了踪影,只剩下一个蛋黄了。

   
“父亲,母亲,我跟你们商量个事”我放下筷子说道,“什么事啊,一边吃一边说,不然待会儿菜凉了”母亲又给我夹了一块红烧肉。父亲什么都没说,只是看着我。“我想去凌县打工,我想挣钱为你们分担一下,我也想你们能天天吃红烧肉”我下定决心的说。

母亲说:“拿糕是什么好东西?以前吃它是没办法,现在也就老人们想,年轻人都不吃。”

因为林程军的父母在村里为人正直,人缘很好,所以林程军父亲的摆大席的时候,村里人都来了,家里的亲戚也都抽空来参加了。林程军的母亲按照习俗,亲手做了三道林程军父亲生前喜欢吃的东西,摆在供桌上。其实也很简单,就是一道红烧肉,一个小鸡炖蘑菇,还有一个猪肉炖粉条。按照习俗,还要在菜前面摆一碗米饭,米饭里要埋进去一枚煮熟的鸡蛋。林程军把鸡蛋剥了皮埋进米饭里,然后恭恭敬敬的把米饭摆好,又插上了一双筷子,请父亲的灵魂来享用。

       
说起文竹,这家伙小时候杖着自己身体结实,经常欺负我们一辈的孩子,还取了一个外号 
“帅竹”   
虽然这个外号在之后的时间里名声大噪,但是我确实不敢恭维一米七身高一百五体重的“帅竹”。文竹这家伙被我教训之后,就当起了我的跟屁虫,有时间就来找我一起去小木山上逮野味。

“婶子,哪儿去啊这是?”路上有人和她打招呼。

在我们家那边,一般祭祀都是头七之类的,而林程军他们家那边,祭祀的风俗和我们就不一样,他们是在人去世十五天的时候祭祀,需要大摆筵席,宴请帮忙的亲朋好友,而且还必须要热热闹闹的,让去世的人看到家里人有这么多亲朋好友照顾,让他们放心的走,他们当地把这个风俗叫摆大席。

     
文竹刚把我送进院子里,就看着父亲从庄稼地里回来,我赶紧进屋了,如果说世上还有一个让我害怕的人,那就肯定是我父亲了,父亲对我很严厉,对我期望也很高,他希望我能出人头地
,但我每每都让他失望,初中毕业的我,连高中都没机会去上,但我有一个名漫华夏的梦想,这个梦想一直都未放弃过。

“晌午搅了块拿糕,搅的挺好,我给闺女姑爷送点儿过去。”

上次的故事里,咱们说到了林程军小时候遇到过一件诡异的事情,而且这件事在他的心里留下了阴影,也导致后来他胆子越来越小,自己把自己给折腾病了。而他遇到的到底是什么事情呢,今天咱们就来说一说。

       
也许是从小跟随父亲练武的原因,村里跟我一辈的家伙都被我教训过,就连村长家的小子,也就是文竹都不例外。

文中把它叫作“拿糕”其实是不准确的,汉语拼音里面没有这个音,老家饭店里用相近的“拿”字来代替,也只好跟着叫拿糕吧。拿糕抗饥,吃一块拿糕,下地干活一天都不会饿。山里形容有劲儿的汉子,也会说吃拿糕长大的,壮实。

相关文章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